武汉理工大学 - Wuh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文学 >正文

放学后

发布时间:2017-03-07     来源:胡色      点击:1768

  大概是六年前,说五年前也行。就说我,说我还是一个初中生的时候,放学既是件快乐却又小心翼翼暗自惊心地事情。去放纵压抑一天的情绪,夜晚的黑却叫贪婪的我草草收场。那时候恐惧与欢乐并存。而现在,我只怕忘了这些感觉。

 

      我想我还会和其他同学一起窜下楼,闯入车棚像闯入游乐园。这时候掏钥匙开锁的声音异常欢快。一阵不绝地骚动。是因为下课。我们沉重的书包也有了喘息的机会。它们被放养在车前车后的篮子里,急切哼出一个漂亮的车铃,我就一屁股坐上去。我就左脚撑地,右脚踩着踏板倒转三圈。像给了三鞭子,我们都成了英勇的骑士,一起涌出中世纪的古堡。街道斜巷,哪里有火龙与公主?我想那时候我还是个四眼初中生,我们都是这些————被圈养的火龙和公主。

 

       好了,我觉得我还在沉迷某个三流幻想故事的结尾。我把我的黑山羊(属于我的自行车)鞭策地恰到好处,不用担心,我有时候双手放开,回头四顾。不要担心,我看到了所有人张望的嘴脸,刚好叫我忘了此时游走的目的。而现在,为了故事的完整性,我还得强调下,这就是学校的大门口,一条繁华的街道。两旁尽是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者流,我们也是策马纵横肆无忌惮地一伙人。

 

       不要嘲笑,不需要害怕。我们的勇敢还在四处尖叫,把整个天空赶向黄昏就像驱逐落日的人儿,不怕渴的时候没有水源,不叫所有人为我们敞开道来。我们也能一路冲撞,闯过马路闯过红绿灯,闯进了公园长廊闯入一片工地;一场沙尘暴被唤起,一声声呐喊被允许,我们闯出了小镇森林,闯出了街道的纵横;每一个拐弯都不能放过,关于领地的争夺即将展开,我暗自小心,且走且退。暗自心惊,黑夜是何时来临的?

 

       我不知道。这个04年冬天的夜晚,路灯依次亮起,空气里酝酿出战争后的硝烟,但没有厮杀声。人群与车流消失在渐渐昏暗的夜色中,我独自而行,小心翼翼。有些瞬间我年轻的眼睛失去了骄傲的光线,有些东西开始在耳边低语,包括了遥远的尖叫。一条隐藏在黑暗中的小巷子,我闯入了酝酿寒冷的走廊,我不敢回头。后面夜色步步紧逼,我勒紧缰绳,小心翼翼,却时时感到莫名地恐慌。

 

       那无处不在地寒冷来自何处,我在巷子里跌跌撞撞。左右却是诱惑的灯火。虚假的灯火,我只有亲手,才能尝出灼烧的味道。既是温暖,又是真实。但少了我的位置。只有我的黑山羊踩着跛足的步子,时时叫唤起,它看得清前方的路?

 

       就快要下雨了吧,我记得。那时的夜色掩盖的刚刚好。街道上的飞车党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他们还在那边尝试飞翔的感觉吧;其他人呢,上班族,逛街的姑娘们,准备去网吧的孩子们,洪流一般的人群就在刚才那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是的,像一团烟雾逐个消散。我好像嗅到了路边烤番薯的香味,一些漂亮的香味争相恐后地涌出我的鼻腔。我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想起一张阴沉的脸。脸上像是长满了伤痕,什么东西落了下来。是凉,和冷,我记得妈说过要下雨了。是的,要下雨了。那天早晨包括前天晚上,我都得到了善意的提醒。我宽大的雨衣全副武装,沉默而坚毅地等待战争,一场雨中作战,我遗弃了无往不利地盾。

 

       我就这样,在一个寒冬夜晚,选择暗自偷生。

 

       其实我还没注意到我的手和脚套上了合适的绒毛与线条,温暖也似乎,一起缠绵在我的躯体上。我早上带走了妈买的围巾,放学的时候却忘了它。一起被遗忘的还有妈早上的嘱咐,喋喋不休的热气从口腔里蒸腾出来。一大团一大团,清早微寒的空气里,我收到了最后通牒:别贪玩。早点回家。

 

      早点回家吧,我悄悄地收回了我的体温。早点回家吧,孩子们的游戏敌不过伟大的恐惧。连欢乐也是带着胆怯,不要忘了回家。放纵的牧场匆匆落幕,我早已是归心似箭了。

 

      再早点,再快点吧,我的黑山羊啊!

【编辑】郭阳 【审核】郭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