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理工大学 - Wuh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文学 >正文

世界末日不说晚安

发布时间:2017-03-07     来源:endu     点击:4761

  在《馥郁》的评论里看到某同学问“你的大学留下了什么,我在为我的大学创造什么呢?”,关于前者显然大学留给我的就是孤单了,不过这应该是强生的天生的跟大学没什么必然关系,它只是充当了一个不哭不闹的角色任由那种孤单自由发挥罢了。关于后者你想要创造一样东西很简单,第一就是不做作,第二就是不啰嗦。假如你符合以上两个条件我相信你想必已经是一个不那么普通的人。当学生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当你不是学生的时候你即将获得的整个世界和你将失去的整个世界,所谓创造不过是你一翻手机有很多可以联系的人一上校内有很多人关注你一有某个想法立马会想到可以陪你去做的人,可能这些东西很多人会不屑比如我自己,但是那些东西最温暖的地方却在于它很真实。某样东西假如你都不能说服自己它是真的,纵然它创意横飞鬼斧神工温婉如丝美得像能骗了自己一样,它也不过是一样不折不扣的意淫废品。

 

      我的大学很孤单,但总也会发生一些好玩的小事。

 

      大一刚来学校的时候发生的第一件比较好玩的事就是学生会竞选,事先没什么准备,就是觉得喜欢那样东西所以去做它。我的次序排得很后,有很多演讲完的学生都有提前离开,说实话我很看不起那些提前离开的人,听他们的演讲简单是浪费我的听觉。乌鸦当时也在,她一个人坐在后面一直坐到主持人致谢然后演讲结束,因为这个我对她的印象很好。等我上去的时候高年级的评委说一看到我就对我比较感兴趣,然后问我会写新闻吗我说不会问我会画画吗我说不会问我干嘛竞选宣传部我说因为宣传念起来感觉比较舒服。之后我被评选为宣传部部长。

 

      每个人生命中都会出现一个叫小白的人,我很幸运大一刚入学不久那个人就出现了。小白之前是新生群里最活跃的分子有次很招摇地在群里留下了自己的电话,我觉得她很有意思就色色地记下了之后发短信发现是我们管院的妹子,然后约定第一次见面后要友情性质地抱一下。大多数女生都会很矜持或者说外表就很外放,小白是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很干净舒服的种类,但是却大大方方地给我抱了而且是很真实的那种拥抱不是应付。大学我抱过最多次的女生就是小白,在我最卑微的时候她总是会不避嫌地给我抱一下。她知道我抱她不是因为色她也至始至终没成为过我女朋友。

 

      还是大一,有天晚上我跟室友在南湖后街吃烧烤,突然走进来一个男生走到我面前说能不能跟我喝两杯,虽然眼前的这个人我根本不认识,不过我本能地微笑着说好啊然后去找老板拿酒,之后来来回回很多杯也没问一些没意义的比如你是谁为嘛要跟我喝酒之类的话,喝酒就是喝酒,重点是他让我觉得很好玩。最后我只知道他是理学院的学生,凡事不会空穴来风,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证明这事多少跟妹子有染。

 

      乌鸦是当时南湖最惹眼的妹子之一,而每天陪在乌鸦旁边的我就很普通。我跟她之间发生的各种桥段都可以拿去拍日本电视剧了。跟她做朋友的那段时间非常非常开心,她很完美无缺点,在很多事情上非常感谢她。乌鸦曾经让我错觉那就是我的初恋。

 

      我大二的时候去南湖做过一次宣传工作交流,然后好像被几个学妹所欣赏。之后陆续有陌生号码发短信来扯一些有的没有,说实话不是我态度不好我只是不习惯跟学妹玩暧昧。在她们中间有一个让我感觉有点特别,当然我也没见过也不晓得是哪个。据说是跟踪过我上自习坐在我后面研究过我想法的人。相比较于某些喜欢发短信然后提各种古怪要求的小孩,她的行为倒是让人感觉更加真实。

 

      大二下我经常一个人在西院活动中心跳舞,然后某天舞室跑进来两个姐姐说要跟我做朋友,之后她们带我去升升认识了一帮很有特点的人,大都也是跳舞的孩子。后来大姐组团的时候喊我过去我也没答应,因为比起跟那么多人一起,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呆着。然后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跳舞的女生。这种孤独的天性让我在日后尝尽了苦头,碰到什么状况基本都是一个人承担,很累但是那种累的感觉很好玩。

 

      考研的那段时间我每天在教四自习,天气又冷又好无聊,每天就是做题看资料然后看资料做题,为了让状况变得好玩一点我去超市买了条巧克力放在桌上。每天晚修后我的书都会放在自习室占座,我会把书摞起来然后在最上端放在我的巧克力,等待着等待着,日复一日地等待着,大概4天后的样子早上我照常来教室自习的时候发现我的巧克力不见了,取而代之上面多了张纸条:“巧克力同学,谢谢你的巧克力,祝你考研成功。-_- ”虽然那一刻我面无表情但其实我很开心,因为做这件事情的意义就在于有一天有人会拿走我的巧克力,而它现在发生了,这让我觉得理工大还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地方。

 

      我在大学做的很多事情都很荒诞,那些发生的回忆有一种淡淡的磨砂感。我也不晓得我的大学留下了什么,因为坦白讲我跟念大学前一样孤单。但是这种孤单却跟高中那会一样让我觉得很舒服。我希望能在2012的末尾,一个人静静等待世界末日的到来。

 

      或许那一刻我会在5943的尾号里,轻轻敲下纯白的晚安。

【编辑】郭阳 【审核】郭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