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理工大学 - Wuh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文学 >正文

归途

发布时间:2017-03-07     来源:方遒     点击:3702

街灯尚亮,冬天的白昼那么短,以至于七点的时候天还没有要亮的迹象。我在南湖后街拦下一辆出租车,把破旧的行李箱扔进后备厢,向我的朋友们道了句明年见,然后踏上了归途。也许是因为刷夜的关系,脑袋有些昏昏沉沉,而且睡意颇浓。我在想,我这具皮囊也是一件重要的行李,灵魂去哪儿都要带着它以行方便。如今这件行李已然累了,需要休息。于是我突然明白了魂归故里的含义,或许这个词出现的非常不合时宜,但那同是一种赤裸直白的渴望,一种什么行李都可以不要,但一定要回去的本能。

 

坐在车上总有神奇的体验,仿佛是瞬息的事,上车时漆黑的天空一下子亮敞起来,原本寂寞的街道也变出了各色人等。走在车站外面,听操着各种乡音得的人出入攀谈,或讨论行程食宿,或唠叨家中老小,或感怀,或掐架……这些声音偕同整个广场上辘辘的箱包滚动声,变成武汉的初醒鼾声,变成他最初的声音。九月的时候我一走上他的土地听到的就是这轱辘声,如今我又带着这种声音离去。一想到今后几年我都要这样轱辘而来,轱辘而去就有一些莫名的感慨。武汉终究比不得养我育我十八载的菰城,无法让我爱得深沉,也无法引我近乡情怯的感怀。

 

期末之前有武汉的本地同学在人人上发状态,那时正是武汉的多事之秋(理工大各种事故以及银行爆炸案什么的),他说武汉再多是非也是他的家乡,永远爱武汉云云。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异乡人对武汉感情不深,但对于故乡我相信每个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而大城市的切肤悲哀在于,那么广阔的土地上的那样多的人,只有那些原住民真心爱它,无数的人只是在这儿稍作逗留,工作或是读书,喝杯热茶转身便走。甚至于比不上一个与世隔绝的偏远山村,拥有它子民的全部的爱。在火车站的时候有人向我问路,我抱歉地说自己是外地学生帮不上忙。问路人表示理解地笑笑,还颇有人情味地关怀一下我独自在外要多注意安全。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会流利地说出多少多少路公交车能开到哪个站,仿佛一枚土生土长的武汉人一般。那个时候的武汉也不会是如今这个陌生的城市,那么,我期待着。

 

在候车室等了个把小时,这是我第一次从千里之外奔赴回家,而且单枪匹马。终于等来了车子,我一上车便昏昏睡去,中途醒来几次都发现自己边上座位换了主人。动车驶过金寨、合肥、南京、无锡……载着我回到家人的身边,爸妈一见到我就激动地熊抱我,像是我给他们带来了什么荣耀一样。我坐在柔和的灯光下写这篇文章,忽听见雨打窗户的声音。抬头看见玻璃上溅起的水花——

    哈,多雨的南方,我回来了。

【编辑】郭阳 【审核】郭阳